天马网赚网:http://tdscdma-alliance.org/ 专业正规合法网赚平台,放心可靠!网络赚钱首选!
当前位置:网赚项目 > 网赚项目 > 正文

【我要赚钱网】_年入百万的童星阿拉蕾,自曝

2020-09-18 网赚项目 本文有1962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文|好孕姐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萌遍全网的阿拉蕾,因为可爱的外表和高情商的性格,被网友喜欢,成为炙手可热的小童星,被很多网友当成自己的社交头像。阿拉蕾4岁就出道了,火起来之后通告比有些明星接的还要多,曾经能达到一年收入百万级。虽然受到网友和观众的喜爱,上节目也不停,人气很高,但是阿拉蕾小小年纪也有自己的烦恼。被大众喜欢是一件很能满足虚荣心的事情,但是这对阿拉蕾来说,太频繁了就没有了一开始的新鲜感,外人看起来是在玩,但她却着实是在工作。曾经在节目中困到打瞌睡,还是要被叫醒继续录制,很累却要坚持。年入百万的童星阿拉蕾,自曝“我要赚钱养弟弟”,老啃小多可怕。小小年纪就承担起养家重任在节目中,阿拉蕾毕竟也是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难免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已经很累了,情绪看起来也很抵触,但是自己说了句,我还要赚钱养弟弟,就又继续工作了。这个场面当时让很多网友都觉得感动,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暖心,还知道要养弟弟,纷纷表示这家人是修来的什么福气。其实像阿拉蕾这样的童星并不少,还有很多类似的平面小模特,也是这样。一开始可能是因为外形被挑中,孩子也很新奇,但是逐渐通告多了,能以此为赚钱的方式之后,就会成为孩子不得不进行的工作。很多父母还会对孩子说,这是在为家里做贡献,爸爸妈妈平时很辛苦,孩子拍拍广告就能替大人分担了。所以,很多小童星,早早出道,小小年纪就承担起了养家的重任。父母成为“啃小族”

很多成年人的儿时回忆大都是童年的经历,人这一生只有一个童年,现在的孩子虽然童年被各种补习班和作业占据,但是并没有被完全剥夺。如果为了让孩子赚钱,以便父母“啃小”,牺牲孩子童年,过早失去童真,变得早熟,对孩子的性格发展有很不好的负面影响。什么年纪做什么事,孩子偶然做了童星,赢取了报酬,应该告诉孩子这是意外之喜,也是对孩子的肯定。这是惊喜,不是目的,赚再多钱都不如孩子的童年和身体健康重要。家长们有什么不同的观点吗?关注【好孕】,你想知道的科学备孕、孕期护理、胎儿发育、产后护理,宝宝发育,时尚教育,都能在这里找到答案。此外,还有我们的特邀作者,从自身经历出发,讲述育儿故事。

【我要赚钱网】_年入百万的童星阿拉蕾,自曝

上线5个月,付费订阅用户数破5000万,这是迪士尼旗下流媒体平台Disney+最新交出的成绩单。迪士尼于美东时间4月8日对外公布了这一消息,此时距离Disney+在2019年11月12日正式上线,还差4天满5个月整。今年2月初,时任迪士尼CEO的BobIger才在电话会上更新了Disney+的订阅用户数2860万,刚过2个月,这个数字就翻了将近一番。乍看上去,这一成绩足以用“耀眼”来形容——要知道,Netflix的订阅用户数从0到1.67亿,用了13年,Disney+才出生5个月,就达到了Netflix水平的三分之一。这样的增长势头可能就连迪士尼自己都没有料到。在Disney+上线前,迪士尼高管对它的期望是“全球订阅用户数能够在2024年达到6000万-9000万”。2024年,也是高官们认为Disney+能实现盈利的时候。现在付费订阅用户数已经有5000万了,那是不是意味着,Disney+也很快就要赚到钱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来拆解一下这5000万到底是怎么来的。有人可能会立马联想到疫情——当然,疫情蔓延到全球,人们被迫隔离在家,流媒体成了最好的娱乐和解压方式,而Disney+自带的合家欢属性(上线之初它的定位就是“面向家庭的娱乐”,不包含任何限制级影视内容),能成为很多人(尤其是有娃家庭)的首选也不足为奇。而且Disney+目前上线的国家和地区里,北美(美国、加拿大)、西欧(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瑞士)、印度等,都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

Hotstar早先是印度本土的流媒体平台(2015年2月上线),其最大的母公司是二十一世纪福克斯,随着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的娱乐资产在2019年被迪士尼收购,Hotstar也成为迪士尼旗下资产。交易完成后,迪士尼在今年2月宣布将在印度整合Hotstar和Disney+。图片来源见水印正如券商Bernstein的分析师ToddJuenger在一封给客户的短信中所写的那样,“Disney+在印度上线后,我们的理解是所有Hotstar的订阅用户都自动转化成了Disney+的订阅用户……而且考虑到迪士尼在通稿中明确提到了是5000万的‘付费’订阅用户,我们认为只有Hotstar的付费订阅用户被包含在这个数字里,也就是800万。”

单看从Hotstar和Verizon转化来的订阅用户,加起来就有1330万,已经占了总数的近三成。现在可以开始回答前面提到的“Disney+是不是很快就能赚钱”的问题了。其实从其订阅用户的来源可以看出,不管是受疫情影响而来的订户,还是通过捆绑销售转化来的订户,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具有不稳定性——疫情终有一天会平息,到时候能留下来多少用户还是个未知数;因捆绑销售被动入坑的用户,是否会打开使用首先就是个问题。而且像印度这样的市场,看上去前景无限,想要取得突破实则非常之难(已经被很多西方公司验证过了)。Disney+只是通过Hotstar走了一条800万人的捷径,但能否把这些人留住还不好说,想继续从他们兜里掏钱更不容易——本来就已经难了,根据今年3月的最新数据,Hotstar的月活高达3亿,可是付费的只有800万。当前阶段订户的不稳定性决定了Disney+订阅收入的不稳定,何况对于当前阶段的Disney+来说,内容建设依然任重道远,金融服务公司Cowen的媒体分析师DougCreutz在接受外媒Variety的采访时分析,迪士尼势必会把Disney+的订阅收入重新投资内容制作和市场营销,这笔钱可能还远远不够。有人会问,迪士尼旗下的影视作品有那么多,直接上传不就行了?我只能说tooyoung。迪士尼原有的内容储备加上近些年不停的买买买的确让它积累了一个体量相当之大的资源库,但现实是,因为一些诸如版权合作、内容匹配等的原因,并不是所有这些电影剧集现在都能在Disney+上架,譬如迪士尼去年收购的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的绝大部分影视内容,目前都还不能在Disney+看到(除了二十一世纪福克斯旗下的国家地理频道)。

用户的另一个常见槽点则是,Disney+经常会出于适应平台合家欢调性的需要,故意“篡改”某部影视作品的内容,使其观感变得一言难尽。比如最近几天就有观众发现,近日上线Disney+的1984版《美人鱼》电影就有明显改动过的痕迹——达丽尔·汉纳饰演的美人鱼被电脑CG接长了头发,以遮盖原本裸露的部位,但问题是特效不太走心,发质太差让人出戏。1984版《美人鱼》电影在Disney+播出截图一边是还需时间检验的用户忠诚度,一边是尚不完美的内容,都让“盈利”二字显得不那么触手可及,而Disney+需要面对的,还有愈发激烈的竞争环境。据PingWest品玩不完全统计,今年Disney+需要battle的,除了AppleTV+这个几乎是和Disney+同期上线的竞品,以及过去像Netflix这样的老玩家,还有前不久刚刚推出的主打移动端短片内容的Quibi,即将在今年陆续上线的HBOMax和NBC环球集团旗下的Peacock等等。这些流媒体或是有着不俗的背景(不管是内容还是硬件),或是有着创新的服务模式,每一个都有可能瓜分Disney+已经建立的版图。就像金融服务公司GuggenheimPartners的分析师MichaelMorris总结的那样,“现在(流媒体)的问题其实不是你这款产品有没有吸引力,而是一个人一天的时间就那么多,如果他的娱乐需求已经得到了满足,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再花一份钱在其他娱乐产品上呢?哪怕这产品再好。”不过不能否认的是,Disney+有一个很好的开局,我们倒是很想看看一个老牌公司重焕生机的故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首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tdscdma-alliance.org//wzxm_622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文章

博客主人DeDeYuan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48210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