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网赚网:http://tdscdma-alliance.org/ 专业正规合法网赚平台,放心可靠!网络赚钱首选!
当前位置:网赚项目 > 网络兼职 > 正文

【编制内教师网络兼职】_公职教师能不能在网

2020-09-03 网络兼职 本文有3267个文字,大小约为15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打开手机就可以自己选择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足不出户就可以听你想听的课程,最近一则“在线老师一小时挣万元收入超网红”的新闻引起了大家对网络直播辅导平台的关注,而最主要的争议在于,公职教师是否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兼职有偿授课以及在线辅导平台的管理问题。技术带来的多赢?“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一次课”,“猿辅导”平台引用了学生的一句话来回应南京市教育局“应禁止教师进行在线辅导”的说法。在“猿辅导”及类似的线上辅导平台上,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老师,每个上过课的学生都可以给老师评分,评分会成为其他学生选择老师的参考,而在传统的课堂上学生没有办法自由选择老师。除了一对一的辅导之外,还可以选择多人共上的专题课,一节专题课往往只花费几元钱。学生可以花很少的钱听到优质的课程,同时足不出户也打破了空间限制、节省了交通成本。因此,“猿辅导”平台认为,自身是在致力于让全中国的学生共享优秀的教育资源,“在公众更多关注在线老师高收入的时候,我们建议大家应该更多关注学生因此带来的收益。”“猿辅导”平台上的授课老师霍芮沁也赞同这个观点,学生可以在网络上享受到一些以前难以获得的教育资源。并且她认为这对老师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和挑战。霍芮沁是一名师范专业的学生,今年9月份毕业后将成为一名正式的生物老师。她认为在线辅导平台给了她很好的锻炼机会,平台上的评分机制以及更加多样化的学生让老师不得不更加注意课程的质量。“有时为了直播要从早到晚在图书馆备好几天的课”。虽然网络上很多人都在关注王羽老师的高收入,但是同样作为一名在线辅导老师,霍芮沁认为收入与付出是成正比的。王羽老师的言论也可以印证这一点,他曾经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备课上,甚至还因此生了一场病。为了更好地辅导学生,霍芮沁还建了一个群来回答学生课后的问题,偶尔也在群里和学生开一些小小的玩笑。与现有体制的矛盾

教育公平的延伸?对于公职教师兼职在线教育平台这个问题,笔者采访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高兵。她认为,一方面政府出台相关规定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学生和家长的权益,规范教师的行为;另一方面,《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教师队伍建设专题评估报告指出,与其他行业相比,中国教师工资不高、工资增长幅度低,未能反映出教师作为专业人员应具备的地位待遇,教师兼职情有可原。因此,现阶段关于教师有偿兼职的问题难以一刀切,要考虑其动机。虽然大部分人聚焦于公职教师能否在网络平台上兼职,但高兵认为更应该从教育公平的角度关注在线辅导平台。从教育资源的供给方来说,网络教育平台是教育资源的补充,受教育者选择教育的机会多了,这是一种教育机会的公平。从教育资源的需求方来说,受经济水平、地域等条件限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和能力享受到网络教育,如果网络教育再收费的话,就更放大了市场在教育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更易形成马太效应,即经济条件好的人能占有更多的优质资源,加剧了教育的不公平。因此需要政府通过政策、体制机制的调节来改进网络教育资源配置不公平的问题。笔者在采访和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包括兼职老师和在线辅导平台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发展“互联网+教育”是未来的大趋势。高兵告诉笔者,“互联网+教育”也是政府大力提倡和积极构建的。不可否认,市场机制作用下的网络教育资源更有活力,更符合大众的“胃口”,但是难免质量良莠不齐,特别要注意其中的版权问题、资质问题、收费问题、服务保障问题等。“政府一方面要构建一些符合基本公共服务需求的网络教育平台,另一方面要对基本公共服务以外的网络教育平台设置相应的监督管理机制,引导网络辅导平台走向规范,让网络教育市场清新健康,让消费者权益得到保障。”

近日,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的课程清单,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这名老师1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对此,南京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表示,“线上辅导”虽是新生事物,但属于校外兼职,应被禁止。如何看待在职教师的有偿在线辅导?本期争鸣编发两篇不同角度的文章,期待激发读者更多思考。收费就该禁止方芳(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法制研究所副研究员)在职教师的有偿补课问题一直是我国教育治理的难题,从近几年有偿补课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及国家的法律规定来看,严格禁止在职中小学教师的有偿补课是合法合理的。此次南京市教育局表态要禁止教师在线辅导,表明了地方政府对于有偿补课新形式的一种态度。教育部在2015年6月曾发布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明确了“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或由其他教师、家长、家长委员会等组织的有偿补课”。在现实中,在职教师补课的形式是多样化的,特别是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在线有偿补课开始出现,正如南京出现的“时薪万元”的在线辅导教师,其本质也是通过借助于在线辅导平台这样一个专业培训机构来实现有偿补课服务,具有与传统有偿补课行为相同的性质,应当予以禁止。那么,为什么要禁止这样一种有偿补课的行为呢?首先,从教师的主体属性来看,教师作为承担着国家公共教育职能的特殊身份主体,在享受国家为其提供利益保障的同时,必须限制和规范自己的行为。就拿有偿补课来说,在没有严加规制之前,有的教师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精力都用于准备课外辅导而影响了自己本职的校内教学任务,这些行为已经违反了《教师法》第八条规定的“遵守职业道德”的义务,可能构成《教师法》规定的“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给教育教学工作造成损失的”行为。如果教师羡慕“万元时薪”,可以跳出教师队伍,而不能在享受国家福利保障的同时,不受任何约束地从事营利活动。其次,对于学生来说,有偿补课需要学生家庭具有一定支付能力,这可能会造成学生之间由于经济原因而形成的不平等,并给一些学生家庭带来经济负担;有偿补课以收费为主要目的,使师生关系添加了权力与金钱交易,导致教师权威受损,教育难以有效发挥作用。

堂吉伟德(媒体评论员)在职教师“线上兼职”作为新生事物,是否应被禁止,可谓仁智各见。笔者认为,在职教师“线上兼职”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线上教育与线下教育的结合,已成为无可阻挡的潮流,再加上公众对优质教育资源需求的增加,教育选择已日趋个性化、多元化。在线教师模式之所以受到欢迎,在于其形式更加灵活和多元,也更容易盘活现有师资,实现在教育资源失衡下,对优质教育资源需求的替代,让更多人有机会倾听名师的授课,获得更具性价比的教育服务。从经济利益驱动的层面讲,在职教师正当的利益诉求也值得重视,对提高待遇改善生活的愿望,也可以让其得到满足。在目前教师待遇普遍不高,而公共财政又难以企及的情况下,在职教师通过线上兼职得以提高收入水平,是不争的事实。因此,笔者认为,允许在职教师在不影响日常教学的原则下,利用休息时间线上授课,无可厚非。此外,允许在职教师线上兼职,有助于充分发挥其能动性。并非每个教师都具备“在线辅导时薪万元”的能力,这与教师的授课水平密不可分,需要在职教师不断更新知识储备,提高授课技巧,教师只有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才能赢得受众的欢迎。从这个角度看,在职教师“线上兼职”对教师能力是种检验,对其水平也是一种促进。不过,教育作为一种特殊的供给,相比于其他产品而言,对质量的要求更高。如何给在线教师模式一个清晰的定位,并进行有效的质量监督,也是确保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故而笔者认为,当前要解决的不是该不该禁止的问题,而是如何有效规范,促进其良性发展。众所周知,教育承担着社会责任,既要注重公平又要兼顾效率。同时,公益性质与增加收入并不矛盾,关键在于实现两者的有机结合。既然校外补课式的体系外循环存在风险,也跟教育的伦理要求格格不入,何不将其纳入体系内循环,将线下的“校域限制”通过网络得以大范围扩容和延伸,既成为校内学生的必要补充,又为校外群体提供更多选项。

【编制内教师网络兼职】_公职教师能不能在网

打开手机就可以自己选择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足不出户就可以听你想听的课程,最近一则“在线老师一小时挣万元收入超网红”的新闻引起了大家对网络直播辅导平台的关注,而最主要的争议在于,公职教师是否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兼职有偿授课以及在线辅导平台的管理问题。技术带来的多赢?“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一次课”,“猿辅导”平台引用了学生的一句话来回应南京市教育局“应禁止教师进行在线辅导”的说法。在“猿辅导”及类似的线上辅导平台上,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老师,每个上过课的学生都可以给老师评分,评分会成为其他学生选择老师的参考,而在传统的课堂上学生没有办法自由选择老师。除了一对一的辅导之外,还可以选择多人共上的专题课,一节专题课往往只花费几元钱。学生可以花很少的钱听到优质的课程,同时足不出户也打破了空间限制、节省了交通成本。因此,“猿辅导”平台认为,自身是在致力于让全中国的学生共享优秀的教育资源,“在公众更多关注在线老师高收入的时候,我们建议大家应该更多关注学生因此带来的收益。”“猿辅导”平台上的授课老师霍芮沁也赞同这个观点,学生可以在网络上享受到一些以前难以获得的教育资源。并且她认为这对老师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和挑战。霍芮沁是一名师范专业的学生,今年9月份毕业后将成为一名正式的生物老师。她认为在线辅导平台给了她很好的锻炼机会,平台上的评分机制以及更加多样化的学生让老师不得不更加注意课程的质量。“有时为了直播要从早到晚在图书馆备好几天的课”。虽然网络上很多人都在关注王羽老师的高收入,但是同样作为一名在线辅导老师,霍芮沁认为收入与付出是成正比的。王羽老师的言论也可以印证这一点,他曾经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备课上,甚至还因此生了一场病。为了更好地辅导学生,霍芮沁还建了一个群来回答学生课后的问题,偶尔也在群里和学生开一些小小的玩笑。

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法制研究所副研究员方芳撰文表示,网络授课收费就该禁止,并指出了更深层次的问题:“从学校教育的属性来看,公共性是现代教育的基本属性。特别是义务教育,属于国家提供给适龄儿童的具有强制性、公益性和普及性的教育。它不同于一般的商品可以由买卖双方自由交易,而是需要通过国家的力量和学校的制度来加以规范管理。如果放纵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将异化义务教育的公共产品属性,将公共教育资源私人产品化,不仅损害了儿童接受教育的平等权利,也违背了我国义务教育法的基本精神。”教育公平的延伸?对于公职教师兼职在线教育平台这个问题,笔者采访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高兵。她认为,一方面政府出台相关规定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学生和家长的权益,规范教师的行为;另一方面,《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教师队伍建设专题评估报告指出,与其他行业相比,中国教师工资不高、工资增长幅度低,未能反映出教师作为专业人员应具备的地位待遇,教师兼职情有可原。因此,现阶段关于教师有偿兼职的问题难以一刀切,要考虑其动机。虽然大部分人聚焦于公职教师能否在网络平台上兼职,但高兵认为更应该从教育公平的角度关注在线辅导平台。从教育资源的供给方来说,网络教育平台是教育资源的补充,受教育者选择教育的机会多了,这是一种教育机会的公平。从教育资源的需求方来说,受经济水平、地域等条件限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和能力享受到网络教育,如果网络教育再收费的话,就更放大了市场在教育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更易形成马太效应,即经济条件好的人能占有更多的优质资源,加剧了教育的不公平。因此需要政府通过政策、体制机制的调节来改进网络教育资源配置不公平的问题。笔者在采访和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包括兼职老师和在线辅导平台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发展“互联网+教育”是未来的大趋势。高兵告诉笔者,“互联网+教育”也是政府大力提倡和积极构建的。不可否认,市场机制作用下的网络教育资源更有活力,更符合大众的“胃口”,但是难免质量良莠不齐,特别要注意其中的版权问题、资质问题、收费问题、服务保障问题等。“政府一方面要构建一些符合基本公共服务需求的网络教育平台,另一方面要对基本公共服务以外的网络教育平台设置相应的监督管理机制,引导网络辅导平台走向规范,让网络教育市场清新健康,让消费者权益得到保障。”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首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tdscdma-alliance.org//wljz_576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文章

博客主人DeDeYuan
男,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资深技术宅。
  • 文章总数
  • 414018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